🔥55566688.com_腾讯财经

2019-08-09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09 20:26:11

-|不能过分的小气,要多置办一些,场面一些,以尽可能地拿得出门,要不人家看不起。-|他告诉老张,这儿太危险了,他已经决定,带着两个闺女连夜就去逃难,一刻也不耽误了。-|-  双方都同意了婚事,接下来就是下定。-|-村西头老李家通过杨媒婆捎来了口信,说是特别中意小东的人品,是个本分的好后生,而且两个人的八字特别合,同意了十九岁的英子与小东的婚事。-|-还要买点大漆,把几扇大门也刷一遍。-|-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炕沿边,目不斜视,朴实安静,就像是一碗没有波纹的水。-|-  七八年前,甲午年的时候,日本人就曾经占领过旅顺口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-|-桃花已经含苞,不久也盛开了,是美丽耀眼的粉红色。|-东邻的老马大哥,已经收拾好东西,带上一些必须的食物、钱财和衣物,给老张打了个招呼,带上嫂子和孩子,也走了。|-剩下的猪肉分了分,给小东他姑家几斤,给老马哥家几斤,给狗蛋哥家几斤,还剩下了好多。|-

-||-桃花已经含苞,不久也盛开了,是美丽耀眼的粉红色。-||-必须选一个好日子,那样吉利。-||-  看到堡子里的人们,一个个人心惶惶,有的已经带着家人投奔西边的亲戚去了,老张的心里也有些发毛。-||-还要种一些豆子和高粱,豆子好拾掇,不用施肥,只要雨水充足,收成就会不错。-||-

-||-  吃饭的间隔,亲家两口子,又翻出了家中的黄历,与小东的姑姑和姑父,商量着两个孩子成亲的日子。-||-

-||-  看到堡子里的人们,一个个人心惶惶,有的已经带着家人投奔西边的亲戚去了,老张的心里也有些发毛。-|-  从小在一个堡子里长大,小东早就认识英子,年纪大了一些以后,就开始倾慕她。-|-听说,南边的旅顺口和金洲那边,日本人和老毛子打得更凶,动用了军舰和大炮,双方死伤了好多人,把大清国的百姓也殃及了,许多人被无辜地打死,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。-|-英子和小东的婚事先搁一搁,回来以后再说。-|-  几天之后,看看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人们一度紧张的心情,又逐渐地平复下来。-|-

-|而且,地还没有种,来年的吃食咋办,明年全家人还不饿肚子吗?老张爷儿俩,天天能够见到从安东方向逃难过来的人群,听到日本鬼子做的一些坏事,恐惧的情绪受到了感染,精神特别紧张。|-

-||-  这几天,张继福的心里特别高兴,就像是拾了个金元宝。-||-结婚是人生的一件大事,也是家庭里的大事,女方家养个闺女也不容易,含辛茹苦的,从小拉扯大,要花用许多的钱财,因此作为补偿,男方家的彩礼也是免不了的。-||-有人说,鸭绿江那边的大韩国,已经被日本人的军队全部占领了。-||-亲家一见老张父子,心里充满了感动,眼泪几乎要落下来。-||-

-||-亲家现在走是对的,这儿离着安东那边太近了,英子姐妹两个是闺女,在这儿不安全。-||-

-||-  开春以后,随着温度的回升,积雪开始融化,大地暖和起来。-|-它们是互相残杀,争夺的是在大清国的利益,喜欢的是大清国富饶广袤的土地,光绪爷都宣布中立了,不掺和它们两国的事!再说,旅顺口离着安东的赵家堡子,毕竟有着好几百里路呢,事情还没有来到头上,日子还是要继续地过下去。-|-并且借用这个机会,相一相未来的女婿,仔细瞧一瞧女婿的身体貌相,人品学问。-|-  小东和英子定了亲以后,就基本上是一家人了,没有了往日的扭捏。-|-亲家现在走是对的,这儿离着安东那边太近了,英子姐妹两个是闺女,在这儿不安全。-|-

-|同时,亲家母还煮了一大锅面条,一碗一碗地盛起来,然后浇上肉、蘑菇和木耳制作的卤子,分送左邻右舍,还有看热闹的孩子们。|-

-||-  从小在一个堡子里长大,小东早就认识英子,年纪大了一些以后,就开始倾慕她。-||-而且,地还没有种,来年的吃食咋办,明年全家人还不饿肚子吗?老张爷儿俩,天天能够见到从安东方向逃难过来的人群,听到日本鬼子做的一些坏事,恐惧的情绪受到了感染,精神特别紧张。-||-日本人和老毛子,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经常欺负大清的百姓,闺女家更危险。-||-  然而,仍旧不断地传来关于日本人和老毛子打仗的消息,各种传言都有。-||-

-||-堡子里还有十几户人家,看到情况不妙,也陆陆续续地赶着自己的马车或牛车,带上值钱的财物,沿着大路,向西北方向逃去。-||-

-||-到了那个时候,粮食也收了,大秋也完了,又到了农闲的时节,正好可以举办孩子们的婚事。-|-麦子和棒子是一年的主要粮食,全年的吃食就指望它了。-|-  “亲家,我们先出去躲躲,到辽阳她表叔家。-|-你去吃吧。-|-并且借用这个机会,相一相未来的女婿,仔细瞧一瞧女婿的身体貌相,人品学问。-|-

-|  老张也知道情况的危机,明白亲家的无奈。|-

-||-一双乌黑的大辫子,梳得整整齐齐,一根舒服地耷拉在胸前,另一根自然地分垂在肩后。-||-是日,前半晌的太阳已经老高了,老张便烦请杨媒婆,带着小东,还有小东的姑姑和姑父,作为男方家长委托的代表,来到了村西头的老李家。-||-不能过分的小气,要多置办一些,场面一些,以尽可能地拿得出门,要不人家看不起。-||-  七八年前,甲午年的时候,日本人就曾经占领过旅顺口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。-||-

-||-但是他不确定,盖平和营口那边,虽然不是大清国给老毛子和日本鬼子划定的交战区,不知道那边有没有日本人和老毛子的军队,是否比这儿安全。-||-

-||-媒人去说亲以后,好些天老李家都没有回信,他的心里就一个劲地着急,忐忑不安,害怕人家嫌弃自己家是新户。-|-按照当地风俗,定了婚的未婚妻基本上等同于妻子,就是一家人,结婚又不用办理什么手续,定亲就是一种对于社会的宣告,只是没有举行婚礼仪式,两个人还没有正式生活在一起。-|-他没有喝酒,在炕上胡乱地吃了一点饭,菜也没大动,就说吃饱了。-|-  节气不饶人,睁吧眼的功夫,就到了四月中旬,已是谷雨时节。-|-  几天之后,看看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,人们一度紧张的心情,又逐渐地平复下来。-|-

-|豹子的花皮可是珍贵的皮毛,一张就可以换十几块银元呢!即便是套到了一只兔子或者野鸡,爷儿俩也会非常高兴。|-

-||-亲家准备去几百里以外的辽阳,投奔一个远房的亲戚,是他的表哥。-||-等到时季一到,马上进行播种,要不会耽误农时的。-||-天气渐渐地暖和以后,剩下的猪肉,肯定留不了太长时间,老张只好又到杨掌柜家的百货店,买了几个铜板的海盐,把肉放进门口的大瓷缸里,腌制起来,就坏不了了,留着以后慢慢吃。-||-  双方都同意了婚事,接下来就是下定。-||-

-||-  因为住在堡子的东头,离着大路很近,一天中午,老张突然发现,在东边的大路上,经常有一些行色匆匆面色焦虑的行人,有的赶着马车,有的赶着牛车,拖家带口的,大包袱小提兜,就像是躲避瘟疫似地向着西北大路方向疾驶。-||-

-||-他不放心,一打听,原来他们都是从安东那边过来的,是临近鸭绿江的百姓。-|-  但是眼下,日本人与老毛子的战争,虽然是在大清的国土上进行,但是毕竟与大清国的百姓好像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-|-东厢房两间,可以暂时做为他们的新房,重新泥一泥,还要买一些高丽纸,把窗户也裱糊一下。-|-英子也经常过来帮忙,洗洗刷刷,缝补浆洗,收拾屋子。-|-没有亲戚的人,就去辽西,或者到西北某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,暂时躲避一下,看看以后的情况再说。-|-

-|  吃饭的间隔,亲家两口子,又翻出了家中的黄历,与小东的姑姑和姑父,商量着两个孩子成亲的日子。|-

-||-他认识英子,在平时,与堡子里没有结婚的后生们,聊起谁家的闺女漂亮,大家都会对英子竖起大拇指。-||-  小东作为未来的新婿,是男人,也是贵客,可以上炕吃饭。-||-他不放心,一打听,原来他们都是从安东那边过来的,是临近鸭绿江的百姓。-||-尤其是在安东地区,日本军人从大韩突破了鸭绿江,打败了固守疆土的大清军,直接占领了安东城,镇压大清反抗百姓,掠夺百姓财富,耀武扬威,人们至今记忆犹新,仿佛就在昨天。-||-

-||-听说,南边的旅顺口和金洲那边,日本人和老毛子打得更凶,动用了军舰和大炮,双方死伤了好多人,把大清国的百姓也殃及了,许多人被无辜地打死,成千上万的人流离失所。-||-

-||-见到这样的情景,堡子里的乡亲们,就更加慌张起来。-|-到了冬天,大雪封山了,爷儿俩也会冒着严寒,到东山的老林子里下套子,捕捉猎物,如果运气好,也能套到大兽,比如野猪、狐狸、狍子和艾虎什么的,有一年,爷儿俩还套到了一只野山豹,把堡子里的所有人都惊动了。-|-他没有喝酒,在炕上胡乱地吃了一点饭,菜也没大动,就说吃饱了。-|-还有油盐酱醋,衣服鞋袜,洋火洋油,都是不菲的花销。-|-堡子里的许多人,尤其是甲午年的时候,见到过日本鬼子屠杀大清国百姓的一些乡民,还有一些特别胆小的人,感到情况十分危急,甚至开始收拾细软,准备到安全的地方进行躲避,或者去投靠辽西那边的亲戚。-|-

-|还有,小东结婚以后,自己的年龄也不大,如果有机会,就再寻一个老伴,好好地过自己下半辈子的日子,一个人过,孤苦伶仃的,没法往下活。|-